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行业聚焦

【新华书目报】一代大师 一部经典
韩汝玢与《柯俊传》

时间:2013-02-27

  他,是国际著名的金属物理学家、科学技术史学家和高等工程教育家;抗日战争时期,他是穿梭于越南、缅甸、印度密林群山之中的物资运输队长;留英期间,他在钢中首次发现贝茵体切变机制,是贝茵体相变切变理论的创始人;新中国成立后,他创办第一个金属物理专业和冶金物理化学专业,是中国金属物理学科的奠基人;“文化大革命”后期,他将现代实验方法引入冶金考古研究,是中国定量冶金考古研究的开创者;20世纪90年代初,他积极推动了国家高等工程教育改革,是工程教育改革的先行者和领航员。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柯俊。

  《柯俊传》是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科学文化系列——“科学与人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传记”中的一本。该书作者韩汝玢等人用大量鲜活的事例展现了柯俊在各个时期的奋斗足迹和轶闻趣事,展现了他的大师风范和“结草衔环,容图报于未来”的爱国情怀。

  敬重之心 创作之源

  要谈《柯俊传》的创作,就要从柯俊和韩汝玢的师生之情谈起。起初,韩汝玢在北京钢铁学院(北京科技大学的前身)时的毕业论文是柯俊指导完成,1956年,韩汝玢毕业留校后兼任柯俊秘书,1961年~1964年期间,柯俊又担任了韩汝玢在职研究生期间的导师。然而,正如韩汝玢所说,她和柯俊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地用秘书、师生来标记,更多的是几十年来相互扶持过程中所建立的感情。对于韩汝玢来说,柯俊是她的领路人、恩师、榜样、挚友;而柯俊则对韩汝玢寄予了期望与信任。

  “文化大革命”之后,国家对柯俊十分重视,国务院、教育部、中国科学院经常报道一些柯俊的事迹。韩汝玢从那时就担起了提供这些材料的责任,很多有关柯俊的资料、介绍文章都是她先执笔而后经过柯俊修改后认可的。正因如此,韩汝玢也会注意收集、保留与柯俊有关的材料:从他的论文、修改手稿、照片,到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甚至柯俊入党时在党支部会议上的发言稿,她都认真保存着。这或许是出于对柯俊老师的感激之情,又或许更多的是出于对他的敬重及爱戴。不过,在韩汝玢与柯俊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她并不真正了解这位大师成长的经历,只是为有机会出版传记作着准备,直到她与柯俊的另一位秘书石新明有了为柯俊作传的念头。

  撰写《柯俊传》起意于2006年。时任柯俊秘书又是北京科技大学校团委书记的石新明,策划将此书作为献给先生九十华诞的礼物,希望以此为载体与全校师生共同分享先生的生动经历和智慧人生。2007年初,柯俊因病住院并接受手术治疗,编写组经家属同意后安排几位师生轮流、限时与柯俊聊天,分散他的注意力。在病榻上,柯俊讲述了两次流亡、八年抗战、十年留英期间许多生动而鲜为人知的经历。正是这样的方式丰富了《柯俊传》上篇的内容,让读者认识了那个曾经生活在风口浪尖的青年。

  无独有偶,2010年5月,中国科学院院士局要组织编写“科学与人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传记”系列丛书。唯一的要求是传主要在90岁以上,柯俊入选在内。就这样,《柯俊传》这个最初只是“民间组织”策划的选题得到了中国科学院的支持与赞助。

  六年积淀 八方凝聚

  从2006年韩汝玢、石新明有编写《柯俊传》的念头开始,直到2012年底出版,这本书历时六年,五易书稿。六年里,除了本书的两位作者韩汝玢、石新明外,还有与柯俊共事的同事、接受过他教育的学生、柯俊的亲属等近七十人的无私参与或付出。他们或接受采访,参与修改,或提供图片、手稿,查找资料,拍照等等,通过各种渠道提供与柯俊有关的材料来丰富这本著作。

  韩汝玢说:“这部书得以出版,离不开柯俊家人的理解和支持,特别是柯俊的夫人邱绪瑶教授。”95岁的邱绪瑶老人细心核对素材,提供老照片,亲自撰写他们两人相识、相知并约定“九一八”为结婚日的相关章节。柯俊、邱绪瑶夫妇历经风雨,生活上互敬互爱。他们65年的伉俪情谊令很多晚辈深深感动。

  但是最令韩汝玢遗憾的是,这本凝聚着邱绪瑶心血和爱意的书出版前夕,老人于2012年8月28日因病离开了人世,没能见到这部书的最终出版。在她的遗体告别会上,韩汝玢把这本书的“样书”放到了她的身边,陪伴她同行。

  书如其人 矢志不渝

  谈到这本书的内容,韩汝玢说全书对于柯俊学术上的成就介绍得并不多,传记主要的定位有两点:一是事实准确;二是要有较好的可读性,要用具体事例反映柯俊的人格、品质和学风,比如柯俊秉持的科技强国和培养后继人才的思想,以及他终身学习的品格。

  经历过抗日战争残酷现实的柯俊,深刻地体会到只有科技才能改变国家的命运。科技兴国,救国,强国。新中国成立后,北京科技大学金属物理专业在1956年第一届招生,该学科的创建、发展、教学计划制订、师资的引进、年轻人才的培养、科研方向等都是柯俊一手策划和组织的。

  柯俊一直认为,青年是国家的栋梁,他有责任帮助年轻人才建立科学的世界观。韩汝玢说,柯俊常常在自己读的书中划出重点,写好批语后拿给她和其他年轻人看,希望他们能够扩展知识、开阔视野,从书中吸收营养、得到启示。对于工作,柯俊从没有节假日的概念,经常通宵达旦,兢兢业业。在带领学生即将完成一个课题或任务时,又常常退居二线,把更多机会留给青年人。

  现在的柯俊,身体已大不如前,但只要谈到“高等工程教育、培养创新人才”之类的话题,他又会马上振奋起精神,滔滔不绝起来。

  《柯俊传》一书的封面中,柯俊被书包围着。的确,柯俊爱书。从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的名著以及各类历史研究和古籍小说,到信息技术科学、材料科学文献,他定期翻阅学习的藏书有数千册。为了赶上飞速发展的计算机技术,柯俊还自学了计算机,成为北京科技大学里最早用上互联网的网民之一。也正是这种不知疲倦及旺盛的求知欲让柯俊有了高瞻远瞩的眼界。1937年,年仅20岁的柯俊发表在《工程学院学报》上的文章《耐蚀合金钢》,对今后耐蚀合金钢的预言用韩汝玢在书中的两字来形容,那就是惊叹。直到今天,柯俊仍然坚持每天读报、学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柯俊以实际行动为晚辈树立了“活到老,学到老”的楷模。

  “他的一些思想,境界高,具有战略前瞻性。他思维敏捷,学风严谨。有的我会继承,可有的我望尘莫及,即使在后面跑我也跟不上。”这是韩汝玢对于柯俊的评价。对于青年来说,即使不能达到这种高度,看过《柯俊传》,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榜样、什么是该学习的,也就够了。或许这也正是《柯俊传》作者的初衷。
 

                                                转自【新华书目报】


相关链接: